楊克勤: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展現了民主政治的新前景
發布時間:2019-09-05
來源:民革中央網站
【字體: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通過多種形式,在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開展廣泛協商,達成最大共識和努力形成共識的重要民主形式。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創造了民主政治的新形式,拓展了民主政治的新內涵,創新了民主政治的新方式,展現了民主政治的新前景。

自由民主并非人類“歷史的終結”

近代西方的“自由民主制”信奉人手一票的普遍選舉為唯一真理。美國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曾斷言:自由民主制已經成為“人類政府的最后形式”,歷史將終結在這里。然而,21世紀以來,西方國家自由民主的體制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特別是在經歷美國大選風波、英國脫歐公投后,西方自由民主受到了廣泛的質疑。西方社會階層急劇分化,民粹主義大行其道,黨爭不斷,政治極化,社會撕裂,選民投出的一票不僅難以體現理性的慎重選擇,甚至往往夾雜著利己、無知與傲慢。西方民主制度運行中的三個前提假設“人是理性的、權利是絕對的、程序是萬能的”暴露出嚴重缺陷,“理性”的選民難以克服偏見,“絕對”的權利導致社會沖突,“萬能”的程序走向低效和僵化。西方政治學界也開始反思修正代議制民主的局限,研究探索新的民主理論。

實踐表明,西方自由民主并不是民主的唯一模式,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就是中國人民創造的重要民主形式。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它源自中華民族長期形成的天下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異等優秀政治文化,源自近代以后中國政治發展的現實進程,源自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的長期實踐,源自新中國成立后各黨派、各團體、各民族、各階層、各界人士在政治制度上共同實現的偉大創造,源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政治體制上的不斷創新,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礎、理論基礎、實踐基礎、制度基礎”??梢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在實踐中的制度化發展,使協商民主成為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體現出獨特優勢。主張“歷史終結”的福山在2014年也修正了自己的觀點:“客觀事實證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非人類歷史進化的終點。隨著中國的崛起,所謂歷史終結論有待進一步推敲和完善。人類思想寶庫為中國傳統留有一席之地?!?/span>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

中國共產黨人所為之奮斗的事業就是人民群眾的事業,除了人民群眾的利益,黨沒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將黨的群眾路線納入協商民主這一政治建設范疇,為黨踐行群眾路線提供了制度保障。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將群眾路線上升到國家制度層面,突出群眾路線主旨,使群眾路線在人民政協工作中得到全方位的展現。將群眾路線精神落實到各項實體性制度和程序性制度之中,對貫徹群眾路線的具體內容和要求加以明確規范,并以是否有利于貫徹群眾路線作為評價制度好壞的重要標準,從而為正確處理政黨關系、民族關系、宗教關系、階層關系、海內外同胞關系,提供了廣泛多層制度化的保障。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與選舉民主互動發展

選舉民主和協商民主都屬于程序民主范疇,其目的都是為了實現實質民主,即人民當家作主。協商民主與選舉民主相向而行、互動發展。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會統一行使國家權力。人民通過投票、選舉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是代表和反映民意的最直接、最主要形式,能夠有效集中人民群眾的意志,反映人民群眾的要求。

協商民主兼顧不同群體的利益和訴求,其包容性可以增進理解、擴大共識,有利于堅持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不斷擴大人民有序政治參與,實現內容更廣泛、層次更豐富的人民當家作主。

我國社會主義民主實踐表明,保證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通過依法選舉、讓人民的代表來參與國家治理是十分重要的,同時通過選舉以外的制度和方式,即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方式,讓人民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從而既發揮選舉民主的作用,又突出協商民主的效能,兩種民主形式相互補充、相得益彰至關重要。

堅持黨對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領導

中國共產黨先于新中國建立前產生,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領導地位是歷史形成的,是中國人民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作出的選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關鍵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主體也必將是中國共產黨。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黨發揮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核心作用。加強協商民主建設,必須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把握正確方向,形成強大合力,確保有序高效開展。

新時代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要求各級黨委把協商民主建設納入總體工作部署和重要議事日程,對職責范圍內各類協商民主活動進行統一領導、統一規劃、統一部署。要做到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根據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來決定和調整決策和工作,從制度上保障協商成果落地,使決策和工作更好順乎民意、合乎實際。

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

繼續加強政黨協商?!爸泄膊沉斕嫉畝嗟澈獻骱駝渦討貧冉て詿嬖諍頭⒄埂幣言厝胛夜芊ú⑸仙乙庵?,作為一項基本政治制度,在國家政治生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要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黨制度優勢,堅持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在堅持共同思想政治基礎的協商過程中,求同存異、體諒包容,求得最大公約數。

積極開展人大協商。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人大協商的核心是維護人民當家作主的地位。人大要依法行使職權,同時在重大決策之前根據需要進行充分協商,支持和保證人民通過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國家權力,形成了解民情、反映民意、集中民智的有效機制。

扎實推進政府協商。圍繞有效推進科學民主依法決策加強政府協商,形成政府與社會公眾之間的良性互動,增強決策透明度和公眾參與度,解決好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將政府行使權力的過程調整為與社會協同共治的過程,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和水平。

進一步完善政協協商。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堅持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建設,不斷提高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水平。

認真做好人民團體協商。發揮人民團體作為黨和政府聯系人民群眾的橋梁和紐帶作用,更好組織和代表所聯系群眾參與公共事務,調動人民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有效反映群眾意愿和利益訴求,建立完善人民團體參與各渠道協商的工作機制。

穩步推進基層協商。要按照協商于民、協商為民的要求,建立健全基層協商民主建設協調聯動機制,穩步開展基層協商,更好地解決人民群眾的實際困難和問題,及時化解矛盾糾紛,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探索開展社會組織協商。堅持黨的領導和政府依法管理,健全與相關社會組織聯系的工作機制和溝通渠道,引導社會組織有序開展協商,為群眾有序政治參與提供基礎。

(作者:楊克勤 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