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求索三江源綠色發展新路
發布時間:2019-08-06
來源:新華社
【字體:

新華社西寧8月5日(新華社記者江時強、李琳海)

圖片.png

這是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境內拍攝的昆侖山玉珠峰冰川一角(2017年8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宏祥 攝

巍巍昆侖山,高聳直入云端;壯美三江源,見證高原巨變。

改革開放后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長江、黃河、瀾滄江源頭,有“中華水塔”美譽的青海省,矢志不渝地把維護國家生態安全的重任扛在肩上,踐于行動。

70年春風化雨,70年砥礪前行。

伴隨著共和國成長的腳步,青海算“綠色賬”,走“綠色路”,打“綠色牌”,求索三江源綠色發展新路,在新一輪發展中贏得主動。

完善頂層設計 搭建生態?;に牧喊酥?/span>

圖片.png

這是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境內拍攝的昆侖山玉珠峰一角(2017年8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宏祥 攝

15年前,三江源牧民更尕南杰住在海拔近5000米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唐古拉山鎮措里瑪村。

20世紀70年代起,由于不合理的人類活動,加之受全球氣候變化因素的影響,三江源生態系統持續退化,鼠害頻發、草場退化、土地沙化及沙漠化程度加深……

2000年,國家正式成立全國最大的自然?;で醋勻槐;で?。在國家總體規劃三江源自然生態?;ず?,2004年,政府開始動員生活在三江源自然?;で娜嗣峭四粱共?,生態移民。

更尕南杰成為最早響應國家三江源生態移民政策的人。當年他和鎮上128戶407名牧民群眾,移民搬遷至格爾木市南郊居住。

長江源村取名寓意“來自長江源頭和飲水思源、不忘黨的恩情”,這是老黨員更尕南杰一直銘記在心的,他也親眼見證了家鄉綠色發展路。

15年一晃而過。如今65歲的更尕南杰站在村口廣場,說起生態新村變遷路,淚水奪眶而出。

“剛來這里時,沒有連綿的山巒、蜿蜒的河流,沒有奔跑的牛羊和揚鞭的牧人,好幾次我都想回到生活了半輩子的牧區?!備嗇轄芩?,后來這里先后建起小學、敬老院、文化廣場,村里還有了垃圾填埋場,他和老伴強求卓瑪日子過得安心自在,他老家的草場如今成為野驢、馬鹿等野生動物的天堂。

黨的十八大以來,青海提出以生態文明理念協調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制定生態立省戰略,建設生態文明先行區,確立生態?;び畔壤砟?,率先在全國實施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

2013年12月,青海省實施了《青海省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總體方案》,成為全國第一個出臺生態文明建設“總設計圖”和“總施工圖”的省份;2016年,我國首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在三江源地區設立,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面積12.31萬平方公里,占三江源面積的31.16%;2018年1月,國家發改委公布《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明確至2020年正式設立三江源國家公園。

截至目前,三江源生態?;ず徒ㄉ韞こ湯奐仆度氤?80億元。

如今,青海生態文明建設的“四梁八柱”逐步筑牢,生態環保領域法治建設快馬加鞭,生態文明理念深入人心。

從頂層設計到全面部署,從最嚴格的制度到更嚴厲的法治,生態文明建設扎實有序推進,600萬青海兒女深刻認識到:?;ず萌?,?;ず謾爸謝?,確?!耙喚逅蚨鰲?,是使命,更是己任。

再現“千湖美景” 共建青藏高原秀美山川

圖片.png

這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縣境內的年保玉則風光(5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宏祥 攝

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三江源腹地的瑪可河林區始建于1965年,這里平均海拔3600米,是青海省長江流域大渡河源頭面積最大、分布最集中、海拔最高的一片天然原始林區,林區總面積152.7萬畝,也是青海西南部重要的高原生物基因庫。

瑪可河林業局局長薛長福說,瑪可河林區為全國136家重點縣級森工企業之一,當年生產商品材總量達70余萬立方米,為青海當時的經濟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

老一輩伐木工清晰記得,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該林區每年采伐量超過1萬立方米,很多木材出售到青海省會西寧和四川等地。

1998年停止采伐后,該林區在全省率先啟動天然林資源?;な緣愎こ探ㄉ?。2006年,瑪可河林業局由森工企業轉為事業單位,并在全國首個全面完成國有林場轉制改革任務。

“十三五”以來,瑪可河林區森林蓄積量由410萬立方米提高到483萬立方米,林區森林覆蓋率由森工生產時期的52.6%增加到69.58%。

瑪可河林區的變化是青海重視國土綠化和生態變遷的縮影。70年來,青海生態持續好轉,草原、森林、濕地、冰川、河湖、荒漠等生態功能和自然生態系統穩定性全面提升。

數據顯示,1949年青海省森林覆蓋率僅為0.29%,2018年青海完成營造林406萬畝,新創建3個森林城鎮、5個森林鄉村、5個全國生態文化村,建設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1.29萬畝,封禁?;ど郴戀?4.65萬畝。

從青海東部湟水谷地到西部柴達木戈壁,從北部祁連山麓到南部雪域江源,國土綠化等行動不斷提速?;納腳狹寺套?,沙地變成了綠洲,綠色給古老的高原帶來生機。

——“中華水塔”豐盈充沛。從果洛州瑪多縣城出發,沿214國道向玉樹三江源腹地行駛,便可看見星羅棋布的湖泊和沼澤。放眼望去,綿延的草原上,金光閃閃的湖泊如星辰散落大地,讓人目不暇接,三江源頭重現千湖美景。作為三江源頭,青海每年向下游輸送約600億方源頭活水,惠及全國20個省區和緬甸等瀾(滄江)湄(公河)流域5個國家。

——環境質量持續改善。青海濕地面積躍居全國首位。15年來,青海湖增加的面積相當于56個西湖,主要城市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例達到83.4%,全省涵蓋水面、濕地、林草的藍綠空間占比超過70%。

——野生動物數量增長。藏羚羊、普氏原羚種群數量比?;こ跗讜齔?倍以上,生物多樣性逐步恢復。藏野驢、雪豹、白唇鹿等瀕危動物種群數量恢復性增長,青海湖裸鯉資源蘊藏量比2002年增長34倍。

目前,青海正開展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さ靨逑凳痙妒〗ㄉ?,探索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有效經驗。

同護綠色江源 筑牢清水東流生態屏障

圖片.png

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一條湟魚在沙柳河中洄游(7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宏祥 攝

夏日的玉樹草原天氣多變,牧民永塔騎著馬,戴著印有“三江源國家公園生態管護員”字樣的紅色袖章進行草原巡護,風雨無阻。

永塔家住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昂賽鄉,雜多縣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地處瀾滄江源頭,目前被納入三江源國家公園瀾滄江源園區。

“過去我只看看家里的牧草長勢,以及牛羊壯不壯。現在草場被網格化劃分,在我負責的區域里,這里的山水林田湖草和野生動物都是我日常巡護的對象?!庇浪?。

經過政府多年生態治理,目前三江源草地退化趨勢得以遏制,水資源量、草地覆蓋面積持續增加,雪豹等野生動物也經常在永塔家鄉出沒。

“青海省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及生態資產評估”項目成果顯示,全省生態資產總價值為18.39萬億元,其中,三江源區生態資產價值12.66萬億元,占68.9%。

?;ず蒙褪親畬蟮拿襠?。截至2017年底,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已設置生態公益崗位超過1萬個,戶均年收入增加21600元。他們一半以上是當地建檔立卡貧困戶。

看到變化的,還有來自可可西里的巡山隊員龍周才加。2年前,在第41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位于三江源長江源園區的可可西里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面積最大的世界自然遺產地。

?;ず每煽晌骼镎餛煌潦喬嗪O蚴瀾緄淖銑信?。

2年過去,龍周才加和隊員們巡山的道路不再孤單,更多人參與到可可西里生態?;さ男辛?。

19歲的袁毅恒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學生,今年7月28日,他和同行者一起來到可可西里索南達杰?;ふ咀鮒駒剛?。

“可可西里是無人區,看到還有這么多巡山隊員堅守在這里讓我們感動,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向世界展示中國為?;ど凍齙吶??!痹愫闥?。

70年彈指一揮間,滄海變桑田,但不變的是高原人民“像?;ぱ劬σ謊;ご竺瀾礎鋇某跣?。

如今,生態文明已成為青海干部群眾共同的價值追求,各族群眾用綠色出行、垃圾分類、節約用水、綠色消費的實際行動,奏響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絢麗樂章。

“從三江源一期工程啟動,二期工程有序推進,又到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啟動實施,青海在生態?;そㄉ柚兇吖瞬黃椒駁乃暝?,以三江源生態?;の曛鏡那嗪I拿鶻ㄉ璞亟迪擲沸源罌繚??!鼻嗪J×植菥志殖だ釹纖?。

青海省委主要負責人指出,經過長期不懈努力,青海生態文明建設成效逐步顯現,森林生態系統功能不斷提高,草原生態系統功能有效恢復,濕地生態系統面積明顯增加,荒漠生態系統面積持續縮減,生物多樣性得到?;?,環境質量全面改善,生態文明理念深入人心,為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和確?!耙喚逅蚨鰲弊鞒雋飼嗪9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