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時代下強化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工作的創新思考
發布時間:2019-07-23
來源:中央統戰部網站
【字體:

新的社會階層人士(以下簡稱“新階層”)是改革開放以來,伴隨著國家經濟所有制形式、社會治理方式、社會分工和產業結構調整變化而逐步成長和發展起來的有關新階層群體的統稱。做好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是壯大和鞏固執政基礎的需要,具有重大的時代意義。由于新階層人士流動頻繁、思想活躍、利益訴求多樣、社會影響廣泛,給基層統戰工作對其摸清情況、有的放矢、團結引導帶來一定的難度。

一、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領域存在的一些困難和問題

(一)關于工作對象方面的難題

一是對象界定難。新階層人士存在于社會的各行各業,具有流動性、虛擬性、多變性,對其真實身份的界定有相當難度。目前,從其工作對象方面來說,盡管新階層人士的群體分類已經有了總體上的解釋和說明,但具體到工作實際中,就調查摸底來說還是存在很多問題。比如,新階層人士中的自由職業人員由于沒有固定的工作單位,行業分散、流動頻繁,基本情況不易及時掌握和分析。從各地調查情況看,由于過于分散和流動,相當一部分自由職業人員尚未能納入統戰部門工作對象范圍,難于徹底統計清楚。這類人員到底范圍有多廣、具體包含哪些人士、主要特征如何等等,其實還是沒有明確得以界定,他們的工作活動軌跡又是如何、具體又有哪些訴求,在社會上到底發揮著哪些作用,我們一時都沒有搞清楚、弄明白,也就意味著對此缺乏現代化的大數據分析和科學化的工作辦法。

二是人員底數缺。做好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工作的前提是需要全面掌握其各個類別工作對象的數量,即摸清底數,掌握他們的人口結構、行業分布、流動情況、收入及財產等特征,進而了解他們由此產生的思想狀況和利益訴求,由此才能做到對新階層人士分類施策、精準施策。然后,由于多方面客觀問題之存在,目前統戰部門只能通過行業協會組織、基層行政組織來統計上報有關基礎數據,所上報獲得的數據往往只是整個階層群體的部分底數,具有很大的不完整性以及信息掌握的不對稱性,還有可能在數據統計口徑上存在著差異性。底數的缺失或者不完整,就使得工作的開展缺乏代表性和針對性。

三是工作開局難。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是一項嶄新的統戰工作,工作開展及深入得如何,開局是關鍵。新階層人士的特殊性就在于他們打破了傳統社會職業的穩定性結構,經常在不同所有制、不同行業之間頻繁流動,使得絕大多數新階層人士并未真正進入統戰工作的視野,給以傳統意義上講的工作單位、群團組織為基礎開展的統戰工作帶來了挑戰。同時,在工作中沒有從新階層人士實際出發,由于缺乏科技化、信息化的技術手段、工作途徑或活動平臺,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一直停留在老一套的工作方法或活動內容上,吸引不了思想前衛、行動活躍的新階層人士,使得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開局難、見效慢、工作的覆蓋面不廣,出現認不出人、牽不上線、交不上友的現象,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的可持續發展。

(二)關于工作方法方面的缺失

一是溝通缺渠道。在大信息大數據背景下,網絡的開放性、互通性、多樣性和無界性給統戰工作的發展帶來啟示。但從目前來看,各級統戰部門與新階層人士在聯系溝通交流方面卻缺乏網絡渠道,還局限于各類座談會、培訓班等傳統渠道,而且,一般在一次培訓或會議后就很少再有聯系溝通,不能及時掌握新階層人士的有關動態訴求或意見建議,使得工作的開展處于被動狀態。抑或通過成立聯誼組織來搭建一個溝通交流平臺,但每年的活動次數、參加人數相當有限,很少有活動頻率較高、互動程度較深、能深入交流乃交心的常態化的溝通渠道和方式。

二是管理缺評價。對于一個分布范圍廣泛、人員基數龐大、成員構成復雜、思想相對多元的階層群體作為工作對象,做好其綜合服務管理工作顯得尤為迫切和重要。目前,通過網路數據來優化管理、分析評價一類工作對象已不是難事,且多個行業領域都在開發開展,但在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方面,尚未有科學、專業、統一的綜合管理評價體系。在面對開展有關新階層代表人士政治安排或評優評獎時,就發現捉襟見肘,缺乏延伸工作手臂和全面的數據支撐,缺少多方位、多層面的評估考核,難于做到有關安排或評選結果的公平、公正和具有說服力。

三是決策缺協商。社會協商對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一種重要方式,也是新階層代表人士有序參與民主協商的主要途徑和方式。由于目前工作中缺乏數據化、網絡化、常態化的溝通渠道,新階層人士的社會協商意識又普遍不強、自我社會定位不高,缺乏參與社會協商和政府決策的主動性和積極性,一般很少有新階層代表人士能直接參與到有關社會民生、經濟發展、城市建設等方面有關熱點問題和重大事項的協商對話和決策建言中,由此未能充分發揮他們參與社會治理、服務經濟建設的作用和水平。

二、創新信息化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工作舉措

當前,中央高度重視大數據戰略部署和新階層統戰工作的開展。新時代的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工作要順應大數據時代的潮流,不斷創新工作思路和方式方法,建立“用數據說話、用數據分析、用數據決策、用數據完善”的統一戰線新的工作方式,切實提升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的科學化、信息化水平。

(一)利用大數據資源,掌握新階層人士底數

一是提高數據采集的操作性。在工作對象數據信息采集方面,由統戰部門單獨建立相應的數據采集系統或實施全社會普查幾乎不大現實,這需要自上而下的上層政策設計和地方大量的人力財力投入。另外,由于調查的內容與其他有關社會調查、人口普查產生交集或重復,也會造成資源的浪費。同時,由于新階層人士的職業流動性水平較高,甚至因職業流動帶來工作或居住地的變遷,一般的調查研究很難將他們全部覆蓋,因此更現實而又高效的做法是,充分整合現有的社會數據資源,調動有關方面的積極因素,利用現有的人口信息采集系統,結合統一戰線工作實際,建立切實可行的數據采集和運用的制度機制,通過制度化、信息化手段確保數據采集的準確、完善和安全。如在新階層人士信息登記和統計方面,可以借鑒和共享各個方面現成的數據信息采集成果,通過篩選計算分析,從而得到統戰部門所需要的數據資料,再建立和利用各級統戰部門的統戰成員大數據平臺對新階層人士數據進行實時維護完善。

二是實現數據運用的共享性。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堅持黨委統一領導,統戰部牽頭協調,有關方面各負其責的大統戰工作格局,形成工作合力”。統一戰線工作是全黨的工作,做好統戰工作不僅需要統戰系統相關工作部門的通力合作,更需要黨和政府有關部門聯動協作。在大數據廣泛應用于社會生產和服務的今天,做好統戰工作就需要黨和政府的有關部門能打破數據資源壁壘,在數據資源上實現共享。具體到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中,現有的隸屬于不同部門的數據資源中,有一些數據指標是可以為統戰工作直接使用的,如公安部門掌握的戶籍人口數據、人社部門掌握就業和參保數據、稅務部門掌握納稅情況數據,還有有關行業協會、社會組織的從業人員基礎數據,都能運用于新階層摸底調研工作。總之,只要能夠打破部門間的數據壁壘,實現人員數據信息的資源共享,就將有助于摸清新階層人士底數,為做好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奠定基礎。

(二)運用大數據技術,創新新階層人士管理

一是建立新階層人士綜合評價系統。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工作需要建設一支政治堅定、素質優良、數量充足、結構合理的代表人士隊伍。面對這一全新的工作領域,傳統的評價方法和手段已難以奏效,亟需建立一套科學化、專業化、信息化的新階層人士綜合評價系統。由此,開展新階層人士綜合評價工作,可以對新階層人士有一個全面、客觀、準確的評定,從而不斷拓寬選人視野和推薦渠道,使優秀的代表性人士能夠脫穎而出,能夠有針對性做好代表性人士的政治安排,并且通過代表人士的培養和安排實現對這一群體的影響和帶動,提高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成效。如何運用大數據技術,建立新階層人士綜合評價系統,主要有:首先,建立和完善綜合評價人物信息數據庫,這是開展評價工作的關鍵,需要做好數據信息的采集、管理和維護,并及時更新人員變動情況,充實和完善人員信息;其次,通過數據的整合、分析和運算,開發和制定綜合評價系統的評價內容、評價指標、評價程序,在確定參與評價的部門單位后,通過專門網絡傳輸數據,由有關部門單位根據各自評價指標給予客觀評價,然后各項數據匯總于統戰部門作出最終的綜合評價結果;最后,統戰部門對于綜合評價結果的運用和管理,將嚴格按照評價結果的優良中差等級用于有關政治安排、后備培養和教育引導。當然,確保新階層人士綜合評價系統的穩定、安全和保密非常重要,必須通過技術手段和教育管理來加以強化。

二是打造新階層人士基層統戰網絡空間。針對新階層人士大多數屬于“網上一族”特征,利用大數據平臺強大的信息服務支撐,開展“線上+線下”聯絡聯誼活動,打造適用于新階層人士的網絡統戰空間,構建起以數據網絡為依托的扁平型工作模式??梢悅芮杏胄旅教搴獻?,通過贊助開發、聯合創投、購買服務等多種方式,創建新階層人士受歡迎的網絡服務平臺,開發在線培訓精品課程,加載在線綜合服務功能,如推出“微聯盟、微課堂、微論壇、微創意、微分享”等服務項目,并同步延伸至移動終端,擴大統戰工作的覆蓋面,由此真正打造個新階層人士網上家園。通過這種以人為本的激勵、感召、啟發、引導等方法進行人性化的柔性管理服務模式,對于統戰工作而言,也是與新階層人士“社會人”的屬性相適應的。另外,通過在虛擬的統戰空間內對話、傾聽和溝通,消除思想認識上的差異,將其內在的、情感的、心理的管理融入到日常交往交流交心之中,激發他們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可以把他們從心理上由“被統戰”轉變為“要統戰”,從而在增進彼此之間理解信任和利益協調的過程中,增強同心凝聚力,畫好最大同心圓,真正發揮統一戰線的團結引領作用。

(三)參與大數據決策,推進新階層人士協商

一是研發新階層人士意見平臺。目前,將大數據應用于黨和政府的決策過程中已經探索起步,2015年8月,國務院印發的《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指出,“將大數據作為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重要手段,通過高效采集、有效整合、深化應用政府數據和社會數據,提升政府決策和風險防范水平,打造精準治理、多方協作的社會治理新模式”。通過研發新階層人士意見網絡平臺,如PC網頁論壇、APP移動終端,拓寬大數據時代統戰部門與新階層人士溝通交流的渠道,有效收集新階層人士的有關真實利益訴求、社會治理意見建議乃至政治安排后的提案議案,從而構建“指尖上的統戰”,樹立統戰數據化、網絡化工作思維,引導新階層人士理性、有序地參與到社會化政府決策中,真正尋求最大公約數,最終構建基層黨政組織與社會各界良性互動、協商共治的大數據決策的統戰新模式。

二是構建大數據統戰的新智庫。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偉大的事業決定了我們更加需要知識和知識分子,更加需要知識分子為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多作貢獻”。新階層人土大多是知識分子,有的甚至還是某些領域的頂尖專家學者,有專業特長和管理技能,既是智力“大礦”,也是智力“富礦”??剮陸撞閎聳炕閫癡揭岷喜煌禾逄氐愫陀攀?,通過和利用大數據平臺,建立網絡化的資政建言團、技術咨詢團隊和“網絡大V隊伍”等大數據統戰新“智庫”,組織他們在線上線下圍繞改革與發展、創新與創業、凈化網絡空間、化解社會矛盾等熱點難點問題,開展調研、建言獻策。另外,可以根據新階層人士普遍具有較強的社會責任意識熱衷于社會公益事業的特點,積極引導他們參與公益慈善、志愿服務、技術援助等活動,為社會發展提供正能量,為政府管理唱響主旋律,為基層經濟社會發展做出新階層人士應有的貢獻。

(江蘇省委統戰部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