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解放初期打贏統戰這一仗
發布時間:2019-08-09
來源: 福建統戰微信公眾號
【字體:

策反和統戰并行,陳嘉庚給新政權發賀電

在十兵團受命提前入閩,解放福建前,地下黨已經打響了一場不見硝煙卻也驚心動魄的戰斗。福建地下黨組織系統搜集到了國民黨黨、政、軍、警、特的組織機構,文教事業單位、工商業及會道門等社會各方面情況,經過整理,制作了幾千張卡片,為解放福建以及接管城市、維護社會治安、恢復生產等,提供了極有價值的資料。

這其中,受中共中央社會部委派,謝筱迺秘密潛入福州設立電臺,掌握退縮到華東、東南尤其臺灣的國民黨軍部署情況,建立中共中央社會部福州海軍工作站,做好閩系舊海軍人員的統戰策反工作。

遠在海外的愛國僑領、南洋閩僑總會主席陳嘉庚非常關注國內的戰事。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國共之間打的是一場人心向背戰,共產黨得天下是早晚的事。1949年2月8日,得悉北平已和平解放,他立即托請葉劍英代轉,給毛澤東拍去一電,祝新民主政府百事順利,中央諸公政躬康泰,同時力主嚴懲賣國戰犯。在和前來拜訪的美聯社星洲分社主任馬斯特遜暢談中,陳嘉庚認為必須成立以中共為核心的民主聯合政府。隨后,他分別致電李宗仁、何應欽、白崇禧,敦促他們接受中共提出的和談8條。4月9日,愛鄉心切的陳嘉庚給毛澤東再拍發一電,請求“選擇賢能閩人,訓練多士,俾福建解放迅速,興利除弊?!比嗣窠夥啪僂蛐凼Χ曬そ?、解放國民黨統治中心南京的消息傳來,陳嘉庚在新加坡的南僑總會辦公處怡和軒更是天天車水馬龍,人們或來慶賀勝利,或來探問戰訊,紛紛贊頌他有先見之明。

圖片.png

陳嘉庚像

中國共產黨看到了這位閩籍僑領的卓越影響以及心向光明的一面,特地請另一位閩籍僑領莊希泉作為中共中央特使,赴新加坡請陳嘉庚回國參戰議政。

5月中旬,二野一部入閩,解放了閩東北部分地方。剛從海外回來的陳嘉庚聞訊,馬上電促福建各界,迎接解放,并告蔣黨官員立功贖罪:

全閩父老公鑒:

吾閩匍匐于軍閥統治三十余年,閩人疾首痛心,無法自救。今幸人民解放大軍,橫掃江南,前鋒已入閩北,全省解放,指顧間事。庚適由海外歸來,道出香港,光明在望,曷勝歡欣!惟念閩人如欲于此后新中國占一員,新政治參一語,值此黎明前夜,宜當奮發有為,不限任何方式,各就本位努力,從速策進和平,迎接解放。在閩蔣黨之軍政大員,尤宜放下屠刀,立功自贖,保存國家元氣,減少地方損失,人民和平大道,處處予以自新,倘執迷不悟作惡到底,身敗名裂,即在目前,閩人決不寬恕。乃華僑之故鄉,閩人有救省之責任,坐待解放,識者之羞!懇切進言,幸速奮起。

南洋閩僑總會主席 陳嘉庚

陳嘉庚的快郵代電在福建各階層產生了重大影響,引起了國民黨福建當局的恐慌,并促進傅柏翠、李漢沖、練惕生六月間領導發起了閩西起義。

8月17日福州解放。8月20日晚,張鼎丞率省級機關干部200余人,從建甌趕到省城福州,住北門半野軒。張鼎丞抵榕后,馬上與葉飛、韋國清、方毅等商討接管城市的方針和實施辦法,提出必須在恢復秩序、安定人心的同時,迫切需要解決金融和物價,為此要爭取盡可能多的民主人士站在我們這方面。

8月2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主席張鼎丞,副主席葉飛、方毅。福建省人民政府發出第一號布告,向全省人民表明了新生的人民政府的施政綱領。

8月31日,陳嘉庚給新生的福建省人民政府發來賀電,熱情洋溢地說:

張鼎丞主席、方毅副主席、葉飛副主席兼司令員:

吾閩山多田少,民生困苦,出洋者眾,回鄉者寡,日寇敗后,南洋各民族為求解放,受帝國主義武力壓迫,華僑在戰爭中財產損失重大,失業日增,省內既受抗戰慘禍,又遭外匯斷絕。繼以內戰爆發,蔣黨兇殘,苛政百出,凄慘情況,莫可言喻。中外閩民,盼望解放,若大旱之望雨。電傳大軍入閩,名城解放,目的將達,人民政府及軍區成立,公等榮膺主席及軍旅之寄,閩民咸慶得人。特此馳賀,并盼全省迅速解放,救民水火,興利除弊,無論關切。

賀電充分表達了廣大華僑和全省人民的喜悅心情和殷切期望,在海內外產生的影響以及所起到的統戰作用,不言而喻。

五湖四海延攬民主人士

如何接管好福建、治理好福建?“得天下者得民心,治天下者攬英才”。張鼎丞從地下黨的匯報中,得知“8·17”解放福州的當天傍晚,東街口、南門兜、大橋頭到處張貼一份《歡迎福州解放——敬告同胞書》,上面聯合署名的是薩鎮冰、陳紹寬、陳培錕、何公敢、史家麟等一批社會知名人士。這是謝筱迺和地下黨統戰工作結下的碩果。這份聯名告示對安撫福州民心、穩定社會秩序發揮了極大作用。薩鎮冰、陳紹寬均為民國海軍名將,張鼎丞對他們慕名已久,如今同住一座城,共飲一江水,何不前往拜識,共商治理軍政之事?

一天,福州城內泉山東麓“仁壽堂”前,一輛草綠色的舊吉普車駛到這里嘎然停下。身著灰布便裝的張鼎丞從車上下來,抬頭一望,只見“仁壽堂”門樓那兩扇大門緊閉,立即示意警衛員不必敲門,順著圍墻向后門走去。

這座“仁壽堂”在福州城里幾乎無人不曉。其主人便是名震四海的清末海軍大臣、民國海軍總長、代理國務院總理、福建省長的“肅威上將軍”薩鎮冰。

圖片.png

薩鎮冰像

張鼎丞走到店面小柴門前,輕敲兩聲。薩鎮冰見是張鼎丞來訪,歡喜若狂,攥著張鼎丞的手連聲說“失迎!失迎!”把他迎進客廳。

“久仰鼎銘先生大名,難得拜識。今日蒙老先生允見,鼎丞有幸了!”張鼎丞以晚輩學生的身份謙遜地說。

“豈敢,豈敢!”91歲高齡的薩鎮冰抑制不住興奮之情,坦陳心跡,“福州解放,鄉老翹首以盼。張主席主政,薩某也是衷心擁護的。蔣介石、李宗仁、朱紹良要我去臺灣,我沒去。薩某敢于冒犯李宗仁,實在是不愿再跟蔣介石他們與共產黨為敵了?!?/span>

“鼎銘先生的選擇是對的。毛澤東主席、周恩來先生讓我轉達對鼎銘先生的敬意?!閉哦ω┧?。

薩鎮冰異常興奮,又諸多感慨:“我活了九十幾年,經過多少坎坷,路要怎么走,我心中是清楚的?!?/span>

張鼎丞見老人親切、坦誠,便推心置腹地向薩鎮冰討教治理福建的大政方針,兩人談得十分投契。薩鎮冰精通詩文,張鼎丞滿腹翰墨,談話間詩來詞去,妙句聯珠。

“仁壽堂”院內左側有一小亭,亭中置一張方桌,幾把木凳,桌上放著文房四寶。張鼎丞見亭外貼“鬻字潤例”四個字,便問:“這便是‘鬻字亭’?”

薩鎮冰笑道:“鬻字為生了能自立者且自立。蔣介石那不干不凈的錢用不得喲!”

“薩翁平時作何消遣度日?”張鼎丞問。

“除了吟詩、寫字、讀書外,有時也玩玩紙牌?!比蟣?。

“玩什么紙牌?撲克嗎?”

“不,是福州的土紙牌——吊魚?!?/span>

“吊魚,我也會點。來吧,湊著玩一輪吧!”

“鬻字亭”中笑聲朗朗,情同故交。

9月中旬,張鼎丞轉達周恩來的邀請,讓薩鎮冰作為特邀代表赴京參加第一次全國政治協商會議。薩鎮冰欣然接受,但因年老體弱未能成行。當他從收音機里聽到毛澤東主席莊嚴宣告:“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這位新選上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和全國華僑事務委員會委員激動得淚水盈眶,仰天吟哦:“群英建國共乘時,此日功成舉世知;……雖在耄年聞喜訊,壯心忘卻鬢如絲?!?/span>

張鼎丞也沒有忘記另一位海軍宿將陳紹寬。這位國民黨海軍上將總司令,抗戰勝利時曾代表中國海軍在美國“密蘇里”號戰艦上接受日軍投降,后因反對蔣介石發動內戰,憤而辭職,退隱故鄉福州南郊臚雷鄉。福州解放前夕,朱紹良兩次前往臚雷傳達蔣介石的電示:“請陳赴臺,共襄國是?!背律蕓硌洗駛卮穡骸拔乙延饣字?,心同死灰。豈不聞鳥返故鄉、狐死首丘之說?若逼我去臺,我定從飛機上躍下,葬身閩海波濤之中!”

一個云淡風靜的日子,張鼎丞輕車簡從來到離城十多公里的臚雷鄉。他跨過一座搖搖晃晃的木橋,順著一條窄窄的田埂向村中走去。走在前面的警衛員不小心把稻子踩倒了,張鼎丞連忙彎腰把倒伏的稻子扶起來。突然,村里有人喊起來:“抓偷谷子的!”一下圍過許多農民。張鼎丞向大家道歉:“我們不小心把稻子踩了,對不起鄉親們!”陳紹寬得知張鼎丞躬親來訪并遭誤會,深感共產黨干部愛民至深,便對張鼎丞由衷稱贊:“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張主席體恤民情,百姓敬仰,福建有望了!”

張鼎丞說:“福建剛剛解放,百廢待舉,百業待興。厚甫先生見多識廣,人才難得。鼎丞此行的目的,就是請先生進城,共商治理福建的大業?!?/span>

經歷過種種仕途風波、官場冷暖的陳紹寬,雖然深感張鼎丞相邀出山之至誠,但記憶猶新的宦海沉浮生涯告誡自己:再等等看吧,貿然允諾,可就覆水難收呵!

張鼎丞并沒有因此止步。他知道,陳紹寬是個硬骨之士,他的愛國憂民之心不會容忍自己在全國獲得解放之后依然過著閑云野鶴般的生活。三國時代的劉備尚能三顧茅廬,延攬稀世之才,而今共產黨打了天下,治理江山,求賢若渴,請陳紹寬出山,我多走兩趟臚雷又有何妨?

在通往臚雷鄉的那一條窄窄的田埂上,張鼎丞一次又一次地重疊上自己的腳印。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張鼎丞求賢若渴的精神深深感動了原想告老林下的61歲的陳紹寬。不久后,陳紹寬欣然出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委員,接著當選為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長兼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福建省分會主席。

一天,張鼎丞問統戰部的負責人:“王實瑞這名字聽說過嗎?”

對方回答:“聽說過,是個著名的公路橋梁專家,去過很多國家?!?/span>

張鼎丞說:“他在國民黨政府里任過職,聽說現在思想有包袱,怕把他當作反革命。像他這樣有真才實學的人,過去沒有做過壞事,不僅不是反革命,還是我們國家的財富。你們要找他談談,讓他盡快解除思想顧慮?!?/span>

后來張鼎丞也親自找王實瑞談心,希望他發揮專長,為建設新福建做出自己的貢獻。王實瑞對張鼎丞心悅誠服:“張老如此平易近人,知人善任,我只有竭盡所能,不遺余力了!”

福建農學院李舜訇教授、華南女子文理學院王世靜教授……張鼎丞都一個一個地拜訪,給他們送去黨和政府的溫暖,送去了建設新福建的期望。

張鼎丞還特地會見了1923年就在北京師范大學生物系就讀時入黨、參加過南昌起義的黃震?;普鷦詼吹納鈧杏氳匙櫓チ島?,堅持進步事業,抗戰后先后擔任過福建省立永安師范學校校長、福建省研究院研究員(代院長)、福建省立農學院教授等職。解放前夕,他利用擔任省農業改進處處長和農業試驗場場長的身份,拒絕國民黨的各種誘惑,冒著危險,配合中共地下黨組織,妥善轉移和保存貴重試驗儀器、優良牲畜、作物品種及重要研究資料等,全部移交新政府。1951年10月,經張鼎丞批準并親自簽發,黃震被聘為福建省首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籌備委員會委員,其證號為0001號。同年12月,福建省人民政府聘任黃震為省首屆人代會代表。1953年,周恩來簽發任命狀,任命黃震為福建省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

作為福建省最早的中共黨員之一,黃震即使在失去與黨組織的聯系后,仍為黨做過大量有益工作,他希望能恢復其黨籍。張鼎丞和時任省委統戰部長的彭沖,都希望他留在黨外以發揮更大作用。1952年,黃震加入中國農工民主黨,擔任省委副主委兼組織部部長,利用自己的資歷和廣泛社會關系,帶動許多社會知名人士團結在中國共產黨周圍,其中就包括后來的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農工黨中央主席、著名化學家和教育家盧嘉錫。張鼎丞調中央工作后,黃震去北京開會,都會主動與他聯系,或登門拜訪。

共產黨解放福建后統戰這一仗,自然也是打贏了!